16、旧识(1 / 2)

“夭夭姐!谷里是不是有家人不见了?”

红豆客栈天字五号房的房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九幽夭夭端着刚倒的茶,一脸诧异地看着扶在门框上的采采……

“什,什么?谁不见了?我怎么知道?呃不是,我怎么不知道?”她擦了擦自己泼在脸上的水,有些狼狈地问道。

“你看这个!我们谷里的罗罗,我在涂山小贩那里看到的,九幽的罗罗从不离身,它现在怎么会跑到这里来?”采采有些喘,但仍是几步跑到夭夭面前,将包玉罗罗拿出来,语速飞快地问道。

“哦,这个啊……”夭夭看了一眼,表情有些不自然,“是我的。”

“你……的?”采采突地止住喘,或者可说……是止住呼吸,一脸不敢置信。

“呃,咳,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说吗……”夭夭又拿过笛子摆弄起来,“你不也好奇,我刚才怎么突然跟涂山当家打起来吗?”

“是……很好奇……”一向温软好脾气的采采也带了些咬牙切齿,满脸阴郁地落座在夭夭对面的木凳上。

“我……第一次鉴情,就是在涂山……”夭夭看了看她,神情有些奇怪,缓缓开口道:“那时我才大概三百岁,你还没出生,涂山,也才刚刚开始续缘的生意……”她看着采采的方向,陷入回忆——

“找我鉴情的,就是那时的涂山大当家。

‘九幽鉴情,不问姓名,鉴过即走,绝不逗留’,这是九幽谷祖辈严守的规矩,我也不例外,我不问托鉴者姓名,亦不问受鉴者姓名,知道了是缘分,不知道也是缘分……

我与大当家的缘分,便是不知名。

只是记得,大当家是我见过最美的雌狐之一。第一次见,她在与祖奶奶商议鉴情之事,那时她的神情,慌张中带着期待,猜疑中带着退缩,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她说,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男,人……

那时的人,在妖族眼中,就代表着恶。九幽谷虽因处在深谷,不曾受过人族过多侵扰,但与众妖往来交游之中,对人族多少有些芥蒂,那时的我也是,听到她爱上人,很震惊。

但祖奶奶似乎不觉得什么,回身就将单子递给我,让我出去历练……”说到此,夭夭突地笑了,“哈,说来那时可没什么擒意络、定步针这类的宝贝,我若去历练,只能全凭妖力!于是当时我一边后退一边想着:‘别逗了!第一次接单子就接个人族的单子,祖奶奶是不想我活了怎的?’”见采采被逗笑,夭夭也笑着停了停,又道:

“可都被堵在那了,祖奶奶也没放我的意思,只管将单子往我怀里塞,然后一把将我推给大当家,连行李都不让我收拾,直让我随大当家走……”

忆到此处,夭夭一脸怀疑,“有时候,我觉得,依着祖奶奶的性子,她那时兴许也是怕的,你想,随手将我就提溜出去,连行李都不让带,后来也没给个解释,想来她那镇定,也就是面上的样子……”她倒也没什么怪怨的意思,反倒是调侃嘲讽居多,可算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总之,我就那么迷迷糊糊到了涂山,之后把一般的鉴情手段一整套用了一遍……这样那样的……反正经过了很多事,陈芝麻烂谷子,我就不一个个给你讲了。”夭夭顿了顿,停了摆弄笛子的手,低了眼,似是看着手里的笛子,又似是……看着更深远的某个地方——

“最后那男人……重伤了大当家,却没逃出涂山,据说是下山时被当时的二当家拦住,打成了肉末……”她口气很淡,也听不出什么喜恶。

最新小说: 邪天尊主 倾世凰华 三世怨 灵希传 神奇宝贝降临之成就系统 西游宝妖之绝世驴途 系统之位面共主 末世元灵 我当捉鬼先生的那几年 邪魅小师叔:诱夫进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