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林瑾(1 / 1)

在卓恒众人分开之后,林镇上的人也已经发现了禁区的情况。正如卓恒所预料的一样,林镇上的人立马封锁了禁区,而在禁区边缘活动徘徊的商人及猎人都被一层无形的屏障弹了出来。

在大家议论纷纷时,不远处出现了一群人,他们都身着木青色祥云袍。尤其是那领头的男子,用“君子端方,闻郎如玉”来评价他真真是符合每一名少女的悸动的情愫。

虽说都是穿着统一的服装,可那男子腰处窄紧的暗金色腰带,坠着白玉云纹玉玦,加上他那由肩而下都绣了流光银线如意纹,行走时宛如迎松,而原本欣长有料的身形,在此之下让他通身都闪现着流光溢彩的魅力。

同时他那如上天亲手雕刻的五官,剑眉星眸,挺鼻薄唇以及无可挑剔的面部轮廓,并着那淡雅柔煦,飘逸宁人的气质,在这轩昂凌然与优雅端方的矛盾中,拥有着属于他自己独特于世间的夺目耀眼。

来到众人面前,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林瑾公子”,林瑾拱手以示回礼,然后奇秀清朗的声音从他口中道出,“由于禁区出现凶物导致异动,为了各位的安全,暂时封闭禁区。”林瑾的话语如同一颗石子丢进刚刚平静水面,人群中又开始了荡漾。“哎,这可是今年进入禁区的最后一段时间了。”“是呀,出现这事,哎--,你说这禁区里是谁惹到这凶物?”“肯定是那些贪心不足的家伙!可怜我们商队还想靠这次过个舒服年。

林瑾波澜不惊看着人群,对旁边的众人吩咐道“按计划进行。”“是!”林家子弟在一声命令下迅速分布开来。林瑾看着已经落幕晚霞在云雾山脉掩盖下更加夺艳如血,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

常道“饱暖思”,苏忆是不可能避免的,通过一顿大餐苏忆很顺利从小小那里得到山下的信息。当得知山下有她的守护人而且是男的,苏忆就耐不住心中色女本性了,满脑子都是去看帅哥。“不行,你忘了刚刚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小小来气说着。“小小----,你最好了,难道你不想到外面看看?”

“不——,咳,也不是不行。”小小突然怔了一下,把刚刚要拒绝的话在嘴里打了一个转,说出了让苏忆惊喜万分的话。苏忆原本打算使出十八般的死皮赖脸的方法说服小小的,谁知道竟然就这么容易同意了。啊,幸福真是来的猝不及防。

“小小,你同意了?那,那我们现在立马就下山!”苏忆边说着边起身往山下赶去。“唉唉,要去也是明天去,我们还要准备一下!”小小看着心急火燎的某人觉得自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过又想到一些事情,它又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此时山下的林家子弟早已经在各自的位置站好施法,随着越来越多的的阵眼被启动,原来透明无形的的屏障逐渐地凝实成形,闪着淡淡的绿色。而之前卓恒众人办理通行证的房间里,那个可以用眉毛当头发的林老太爷如同一座高山一样,坚韧挺拔地坐在那藤椅上,全身散发着让人窒息畏惧的威严。

他发出了那仿佛从遥远的亘古传来的悠厚苍然的声音,“瑾儿,这是我族的使命,不可逆!也不能逆!”“太爷爷,为什么?!我们原本可以——!”“好了!”林老太爷硬生生地打断林瑾的话,有些怒气又有些无奈道“既然得到了,必定会失去一些。”看了看林瑾,继续交代,“对了,你明日带着人去禁区的离生谷看看。前天来了一些人,我猜他们可能是为了那东西而来,正好你看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一些。”

林瑾原本清朗隽秀的面容上此时却怒气四溢,在听到林老太爷的话后,又成了外人眼中那端雅谦谦的林瑾公子。向林老太爷从容行了一个礼,尊敬回答道“是,孙儿遵命。”然后温和循矩地退出房间。林老太爷看着那远去的青色背影在暖色的日光沐浴下格外的远淡灵透。不自觉地轻声喃喃道“祸兮?福兮?”

林瑾离开房间后独自一人来到林家镇的后山处的一片竹林中。他在这还有些湿润杂乱的小径上一深一浅地走着,枯落的竹叶日积月累混着泥土和水汽熏染腐朽残败的味道掩盖原本的竹林的冷香。越往前走小径越宽阔,而洒下的日光被越来越多的竹叶捧住了,只剩下那细碎的光影映着竹影在他的木青色的长袍上绘成一幅可以移动的水墨画。而渐渐浓密的雾气隐去他原本就如梦似幻的身影,也悄悄的卸下了一些想隐藏的孤零与悲伤。

脚下的长靴和长袍的边缘早已被泥土和枯叶弄脏,而林瑾就这样一直不停地默默前进,不知何时匀速的脚步停了下来,顺着林瑾的复杂目光由近及远望去可以看见一座坟墓,无碑无名却落寂萧瑟。一层又一层残落的竹叶诉说着这早已远世的别离故事,而今日故人来此更为其增添凄凉。

林瑾停立在坟墓的一丈之外,就那样静寂地仿佛像看着另一个世界一样,清俊绝伦的面庞此时却有些不该属于他的落寞。淡淡的雾气笼罩着全身,润湿了他的黑色长发,一些凌乱的碎发贴在他温润的额头边,少许的碎光抚摸过他那有些苍白脸上,使他更加增添了几分脆弱和可怜。但他周身却散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center

最新小说: 农神传说 横刀夺爱:老婆乖乖让我爱 王爷太懒:养个丫鬟做老婆 重生之无双世尊 深咒谷 帝少莫追:妖姬女王驭天下 偷香 圣堂之心 万道之君 妖孽夫君,坐等你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