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动小说阅读 > 游戏竞技 > 仙游缘 > 第一一零章 绒儿与主线

第一一零章 绒儿与主线(1 / 2)

绒儿怔住了。

她沉默了很久。

徐国镇国公府五小姐苏绒绒,并不是一个逃避责任的人,面对着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被篡改人生的普通女孩苏绒绒,她十分内疚,却又无力挽回。

早在被秘术夺去身体的时候,她就在死亡线上走了一圈;后来苏绒绒挺身阻挡烈火群箭符的那一瞬间,她已经在心中与这个世界告别。

这样的她,能够给苏绒绒最好的赔礼,似乎就是默默消逝、将自己的人生完全交付,既是对她的补偿,也是给自己的惩罚。

可是,或许,对方不愿接受?

“你不喜欢……驿成和儒君哥吗?”绒儿有些迟疑地问。说出这话的瞬间,心微微地痛了一下。

苏绒绒一秒都没犹豫:“不喜欢。”

“为什么?”绒儿难得惊讶地脱口而出,“驿成和儒君哥是那么优秀的人!”

“啊?那关我什么事?”苏绒绒一脸的嫌弃,耸肩摊手道,“他们喜欢的是你,我要来干嘛?重申一次,我不会继承你的人生,更不会继承你的姻缘!我可以试着缓和你们三人的关系,等你自己下决心,不过如果有一天你撒手人寰了,可千万别指望我会代替你与你的青梅竹马结婚!”

这个事情很重要,必须提前说清楚。万一绒儿圣母了,来个“不嫁给青梅竹马之一就会死”,苏绒绒可真的会吐血而亡的——不要小看处女座少女的精神洁癖和强迫症啊!

所以说趁着绒儿的愿望还不明确,秘术的桎梏还不算重,赶紧先断了这条绝路才行。

然而绒儿似乎想不通了,她又陷入长久的沉默。

事实上,苏绒绒是真心相信,绒儿为她考虑了最好的结局。

毕竟封建社会,女子大多盲婚哑嫁,依附丈夫而活,比起爱情,夫君的人品更为重要。与其寄望迷茫的未来,不如嫁给龙驿成或者信儒君这样知根知底的优秀男子。

只可惜,苏绒绒是从现代社会来的,还接触了那么多文学作品,她甚至可以站在上帝视角给绒儿作一个批语:“身在修仙,心灵却还没有从封建社会的思想枷锁中走出来。”

等了好一会,绒儿还是没有回话。

苏绒绒担心这姑娘沉默着沉默着又消失了,实在不能等了,干脆放出一早想好的劝辞:“绒儿啊,你应该这么想,破解秘术之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哦。如果我能回家,你就能重新获得身体的掌控权,回归你的人生啦!到时候,由你亲自与你的青梅竹马和好如初,才算是真正完成心愿,不是吗?”

绒儿愣了愣:“我,还能恢复?”

苏绒绒抿嘴,回以一个和蔼的微笑。

这种事嘛,她怎么可能知道啊!不过现在不是要励志嘛,只能委婉地转移话题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绒儿,你能够因为青梅竹马的来信而苏醒,说明你尚存一拼之力,全看意志够不够坚定。而我相信,一个十二岁就敢上战场建功立业的天才少将,必然有一颗坚韧不拔的心!”

绒儿没回话,她尚处在震惊中,脑子没转过来。

苏绒绒趁热打铁,使劲忽悠:“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不过是一时脑子短路了才会依赖秘术,重点是要切实取得改过后的大量奖励和经验值!一代伟人华盛顿,小时候一斧头砍断了爸爸的樱桃树,那又如何?老实认个错,一样举高高!我们要搞清楚,没有一点后悔的青春是多么枯燥,然而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翻过这个泥潭,又是一条好汉!”

绒儿有点懵:“华盛顿……是谁?短路是什么意思?”

苏绒绒卡壳了一下:“咳……不要在意细节。总之我的意思就是,既然犯了错,就要拿出比犯错时更多十倍百倍的力气去改正!要相信光明的明天在等待!”

这一句,绒儿听懂了,苏绒绒能感觉到绒儿斗志犹存。

是啊,如果能不死,谁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消逝啊!

——忽然,这个斗志下滑了一半。

苏绒绒的心也跟着往下掉了一截,不等绒儿出声,她就关切询问:“怎么?有哪里不妥?”

绒儿有些沮丧道:“我没有信心,我还是不知道怎么与驿成和儒君哥相处……哪怕再来一次,或许我也……”

是了,施展秘术的初心还没有解决。天才少将也要谈恋爱,本来绒儿就是迈不过这个坎,才会依赖秘术。

不过现在可不是少女心泛滥的好时机,必须快刀斩乱麻:“绒儿,我们那边有句话叫‘时间会解决一切’。现在你们都看不清自己的心意,在一起也不过是互相折磨,不妨给彼此一点时间,去独立闯荡,去受伤,去成长。等到有一天,经历足够多了,自然就有答案了。”

绒儿没有反驳,其实道理她都懂,只是迟迟下不了决心。

苏绒绒叹气,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今中外都一样。

“有一部日剧里提到,在匈牙利有这么一句谚语:逃避可耻却有用。选择后退不也很好嘛,即使逃避很可耻,但更重要的是活下去。我想这话送给你再合适不过了。”

绒儿慢慢抬头,忽地笑了:“绒绒你总是说一些我没听过的词语。”

苏绒绒也笑,能笑就好,笑即正义。“没听过就好。秘密让女人更有魅力。”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

两个人一起笑了一会,没有什么理由,气氛却很融洽。

绒儿想了想,又提出一个问题:“绒绒,我不是胆怯,但你我都是五灵根资质,对修仙之事也不甚了解,背后又没有师门依靠,这样孤身闯荡的女子,将来的路或许会……十分艰难。”

绒儿说得委婉,气氛和谐,她不想过多打击。

苏绒绒秒懂。

绒儿的担忧很正常,封建社会重男轻女,就算是修仙地界淡化了食色需求,也一样有“炉鼎”这种存在。

其实别说封建社会了,就算是现代社会,也还没有摆脱轻视女权的枷锁。男人们总是揪着个别女人说三道四,讽刺她们是“田园女权”,却从未站在女性角度考虑过女人们的需求,高层位置几乎不见女性身影,他们却只用一句女人能力不足轻描淡写;而女人们呢,甚至丝毫不以此为忤。

也是啊,几千年传承下来,女强基因都被淘汰得不剩几个了吧。喜欢看“女强文”的小妹妹们,有几个不是柔弱到只能靠yy而活?哪怕是女频小说,再厉害的女主,最终也是嫁了男主就收官了,实在跳脱得不行的那些就会被质疑作者根本没长大。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这也是苏绒绒一心“修仙”的原因。

修仙这个词啊,总让人想到“强者为尊”,想到“天人合一”,似乎就能淡化性别和地位的差异。你看,那些个主角单身、屌丝逆袭的修仙文不是挺受欢迎么?

其实,修仙所打开的,不过是思想牢房中的一个小窗户罢了。

苏绒绒笑了笑。

本来就是不切实际的梦想,何必还要再压上现实的框框呢?既然是做梦,就尽情地梦个够好啦!

“绒儿啊,我跟你说,我可是有金手指的人哦。”苏绒绒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笑道——尽管这本来就是脑内对话,“我或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哦?怎么说,我大概也是个主角啊。”

绒儿眨了眨眼:“主角?”

“嘿嘿,就是不会轻易死掉的家伙啦,所以我一定会有惊无险的。”主角死了故事还怎么写?“不过呢,主角身边通常会有很多助攻,我有能力,你有攻略,这样才能轻松愉快地通关。”

绒儿傻傻地跟着重复:“攻略?”

苏绒绒摆了摆手道:“你不用懂,你就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儿还有点找不着北。

苏绒绒忽然沉下脸,拿出了今天最严肃认真的语调:“老实跟你说吧,绒儿,我怀疑,有人在冥冥之中操控我们的人生。我们——包括你,我,还有你的两个青梅竹马,或许还有更多的人。有人,暗中策划了这一切,而我们,只能按部就班。”

即使看不到,苏绒绒还是感觉到绒儿的眼神犀利了起来。

苏绒绒缓缓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存在,我们却不明确自己的位置,就很可能一不小心逾矩。而一旦逾矩,后果——”

苏绒绒隐去了后半句,绒儿却心如明镜:“我明白。毕竟,我们不知道棋盘上还有多少颗可以替代的棋子。”

哪个世界都一样,你不是造物主,就必须遵守“规则”,越是底层越是弱小,越要早早了解规则。

绒儿作为少将,涉世多年,一点就通。

在短暂的思索后,绒儿开口了,带着前所未有的稳重与坚定:“我明白了。绒绒,苏绒绒小姐,我不会再任性了,我任性够了。从今天开始,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会尽全力配合你。”

搞定了!苏绒绒低头曲臂握拳,做了个经典的“yes”动作。

恭喜玩家解锁辅助型npc绒儿!

她不是爱说教又多管闲事的圣母,收编绒儿自然是有所图的。

最新小说: 快穿:傲娇女配养成记 望你孤苦,余生无依 快穿逆袭:剧情君请hold住 亲爱的偏执狂 半壶灵江语 我真不是医二代 怎么那么坏 开局金牌县令 这个大王不一样 青梅威武:腹黑竹马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