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丙子:送礼(1 / 2)

出了正门,走了几步,柏浚一声口哨,华簪的驴就过来了。

华簪奇特的看着他,“你怎么会这一手的?”

柏浚一拍手,“嘿,小意思!行军打仗这是必须学的。要不然马怎么会知道你在哪儿啊?你知道大虫可以被驯服,居然不知道这个?”

华簪歪着头,“可是这是我的驴啊!”她拧着头看着柏浚的脸,“你是不是对它做了什么?”

“没,没什么,”柏浚出奇的有些结巴,“我就给它喂过几个韭菜包子!”

见华簪一脸怀疑,就转移话题,“话说你为什么不骑马啊?”

这会轮到华簪吞吞吐吐的,“我,我觉得,骑马很难很难学!”

柏浚扶她上驴,“骑马不难学,回头我教你!”

华簪在驴上坐稳了,才说出实情,“我是觉得马太高了,而且奔起来特别颠,就不太喜欢。”

柏浚牵着驴,“我知道,可是毕竟马跑的更快,而且用处也更多。”

华簪东瞧瞧西看看,“回头试试吧!希望不会太可怕。”

柏浚拍了一下驴尾巴,让它跑起来,那驴跑了两步,就慢了下来,“刚才害怕吗?”

华簪摇头,“你在边上,不太怕。而且这驴,我骑惯了。”

柏浚笑了,笑的很开心,“嗯,它懒你也懒。”

一路说说笑笑到了府里。

柏浚一进门就摘了面具,华簪一回头就看到柏浚脸上的伤痕,随着汗液流下的是鲜红色液体,饶是华簪见过生死,也吓得不轻。

柏浚手里拿着面具,就看到华簪双手捂了脸,以为她在笑,也就没说话,走了两步,见华簪还站在内外院的门口,就回去看她,“西华,你怎么了?”

华簪不理他,头越埋越低,都快缩到肩膀里去了。柏浚扔了面具就去扶她,“西华,你人不舒服吗?”

他急得手足无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还是你不喜欢这里?”

华簪摇头。

柏浚双手慢慢去掰华簪的手,华簪放了双手就往柏浚身上扑过去,柏浚先是内心狂喜,后终于感觉到情况不对,“西华,你在哭吗?”

华簪把头埋在他的肩里,“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柏浚听到她是担心自己才哭的,又觉得愧疚又觉得幸福,“好了,没事了,我脸上的是胭脂,”他从脸上沾了鲜红色的液体,放到华簪面前,“你看,都是给你买的胭脂,当时情况紧急,要不弄点这个,再憋出汗把它化了,瞒不过君宗刿的眼。”他拍了拍华簪的背,“好啦,别哭了,”他带着华簪往主院走,“走,我们洗脸去吧!”

华簪就跟着他走,头埋的低低的,声音也很轻,“你干嘛要解面具啊?”

柏浚牵着她的手,“今天东都年轻一辈生性多疑的人都到齐了,不给他们一个答案,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华簪还是后怕,“你就不怕他们认出你来?”

柏浚打了一个响指,“前戏做足了,他们就只想看凯风的脸。他们之中一部分人没见过本尊,而另一部分人没同时见过我和二哥,再加上我几乎一年都没在他们面前出现过,别说认出我来,他们其实连三皇子长啥样都不知道了。要我解面具,只不过是逞一下威风而已。”

华簪擦干了眼泪,“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柏浚勾了华簪的无名指,“别担心,是真的没问题。不信你明天让二哥戴着面具出去,就说染了风寒,声音哑了,然后看着他不要用招牌句式讲话,也能混的过去的。”

华簪还是不放心,“可这是为什么?”

柏浚又打了一个响指,“我也说不上来。比如你一直一直想要看一个美女,出来一个丑八怪,你以后很长时间看到相似的都会想起那个丑八怪。所以即使日后我脸好了,不带面具了,只要不说,他们也还是不知道我是谁的。”

华簪笑了笑,“你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可为什么我每次都能知道是你啊!”

进了房门,两个脸盆的水已经在那儿了,而饭菜也陆陆续续送了进来。柏浚拧了毛巾给华簪擦了擦脸,“那我们谁跟谁啊,是吧?”

最新小说: 邪天尊主 倾世凰华 三世怨 灵希传 神奇宝贝降临之成就系统 西游宝妖之绝世驴途 系统之位面共主 末世元灵 我当捉鬼先生的那几年 邪魅小师叔:诱夫进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