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不是人(1 / 2)

夜已深,月亮也很美。

美的就像天上的仙女。

丁一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就看到了一名仙女。

他的小木屋本来是自己建造,简单用粗木梁立起,屋顶简单用一些瓦片盖好,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不漏雨就行。

屋内当然更加简单,简陋的卧榻,稀松仿佛随时会倒塌的红木桌椅,两扇窗户更是随时会被暴风雨戳破,他很有钱,但依然住在这里。

丁一握住门把的时候就仿佛觉得自己进错了家门。

不规则的木把子已换上金黄雕刻均匀的把手,搭在两片暗棕色破烂的大门上显得古怪异常。

丁一看了看把手,又朝着四周看了下,确认是自己的家后就推门而入。

月光很明亮,屋子没掌灯丁一也能清晰的看到屋内的景色。

坑洼不平的地上已铺齐紫檀木地板,丁一用脚尖轻轻的踩了几下还发出一声悦耳声音。

古典优雅的珠帘将两扇窗户遮住,月光从缝隙里照在了地板上又从另外一扇窗户折射出去。

丁一忽然闻到了一股香味,这才看到了屋内的桌子上已铺上一层红色毯子,上面摆满了各种菜肴,边上还有一壶酒。

这时候他才看到安静坐在椅子上的女人。

米黄色的长裙长长的托在木板,长裙上橘红线条交错。

月色本来就很美,女人的脸更美,长长的睫毛下两只水灵的眼睛,仿佛会说话。翘挺的鼻子下两片红唇正微微翘起,此刻正看着丁一在微笑,金色的开屏扇将一头黑发高高盘起。

丁一已看的痴了,就像真的看到了天上的仙女。

仙女本来还在微笑,看到丁一的眼睛后就已变成了冷笑。

丁一正盯着她的抹胸上。

灯光还是没有亮起来,仙女开口道:“我姓林,名泽芳”

她的声音悦耳甜美,也只有天上才能聆听到这种声音。

可惜丁一还是看着她的胸口。

林泽芳冷哼一声,抬手用长裙盖住胸口。

丁一终于叹了口气道:“你本来不就是来让我看的”

一个女人,漂亮的女人,带着一桌酒菜,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来找一个男人,任谁心里都会有些其他的想法。

林泽芳听完娇笑了下,大方的将衣服放下,可惜丁一却连看都不看她了。

丁一走进来,端坐在林泽芳对面,长剑摆正朝放,他显得很拘谨,就好像去其他人家里做客一样。

他不说话,长剑却在月光下闪烁。

他的人就跟他的剑一样,冰冷、锋利。

丁一不开口,林泽芳就得开口,她已看出这个人就如他的剑一样,一样无情,自己若是不说清楚,她敢保证这剑会将自己的心脏刺穿。

穿心剑-丁一。

林泽芳微笑的倒了两杯酒,将一杯推到丁一面前。

丁一还是不动,他一向是谨慎的人,从进门开始就已绷着神经。

林泽芳笑笑将自己手中的杯酒喝掉,道:“我知道你明天要去见金二爷”。

丁一握剑的手已紧上几分,但还是不动。

林泽芳盯着他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慢慢道:“我是来救你的”

丁一还是不动,淡淡的回了句:“哦?”

林泽芳道:“你不怕?”

丁一道:“金二爷若是要杀一个人,你觉得怕有用吗?”

林泽芳笑道:“但我知道金二爷绝不会杀你”

她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自顾喝着。她喝酒的时候不像小家碧玉用衣角遮住喝,而是直接仰着头喝下,洁白的脖子露出来,丁一的喉结不自觉的动了一下。

丁一将目光移开放到手上,道:“那你说你来救我?”

林泽芳道:“他虽然不会杀你,但要你去做的事情却会要了你的命”。

这本不是一件冲突的事情,丁一当然懂。

他冰冷的目光终于抬头看着林泽芳,道:“你好像知道金二爷要我去做的事情?”

林泽芳忽然叹了口气道:“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四次”

丁一道:“每次都是你这样过去?”

林泽芳道:“没错”

丁一道:“你是金二爷的人?”

林泽芳沉默,丁一也不着急,无暇的月光静静的罩着两人。

许久,林泽芳才道:“以前是。”

丁一道:“以前?”

林泽芳忽然不说话了,丁一却明白了她的意思,若是要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特意去陪一些没有感情的人,任谁都会感到绝望。

最新小说: 快穿:傲娇女配养成记 望你孤苦,余生无依 快穿逆袭:剧情君请hold住 亲爱的偏执狂 半壶灵江语 我真不是医二代 怎么那么坏 开局金牌县令 这个大王不一样 青梅威武:腹黑竹马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