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大结局下(1 / 2)

“李先生。”展子晨不凉不热道。

“怎么?”李清涛挑了挑眉,带着一些嘲讽道:“要不要我带你进去啊?”

展子晨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微笑:“谢谢李先生好意,我还进得去。”

“这年头,吹牛皮不要紧,只是小心别破了。”李清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既然你不用我带,那我可就先进去了。”

“劳您费心。”展子晨的面容丝毫不见愠色,目送着李清涛的车进了财政部。

“那位是……”吕英欲言又止,这位李先生可是言辞不善啊。

“一位旧识。”展子晨淡声道。

遇到了李清涛,展子晨知道这事不会善了。

他没有了在财政部门口想辙的心思,带着吕英等人回了华强大厦。

“展书记,您回来了?”尹志勇早早地就等在了华强大厦的门口,心里更是惴惴不安。展书记这次出师不利,还不知道要怎么拿自己作伐子呢。

展子晨点了点头,道:“我要在房间里静一静,你们先自行活动吧。”

吕英往前跟进了两步,本想和展子晨商量一下对策,但是听到展子晨这么说,又不好再打扰,只得跟尹志勇使了个眼色,进旁边的房间里去了。

蒋枫跟着展子晨进了房间,给他沏了一杯清茶。

“坐吧。”展子晨笑了笑,坐到了沙发上。

“很为难吗?”蒋枫问的有些忐忑,毕竟跟了展子晨这么多年,又和他们两口子亲近,所以有些事情也蒋枫也都知道,而且还有刘云冰的事儿在里面,他对李家真是一点都没好感。

今天展子晨被挡在财政部门口,又被李清涛看了笑话,心里一定不好受。

“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展子晨靠在沙发上有些深沉的笑道:“古有韩信能受胯下之辱,我被人嘲讽两句算什么。”

“您不在意就好。”蒋枫也笑了。

第二天吃过了午饭,展子晨让蒋枫开着车去会雷沐风。

“什么风把大书记给吹过来了?”雷沐风坐在办公室里,笑嘻嘻问道。

“我去了趟财政部。”展子晨坐到沙发上,慢条斯理道。

“我靠!你这不是去找死吗?”雷沐风立马敛了笑容,撇了撇嘴角:“那可是那王八蛋家的地盘,你怎么倒自个送上门去了?”

“不能因为他们家当权我就不去吧?”展子晨靠在沙发背上,微笑道。

“吃了闷亏吧?”雷沐风睨了他一眼,将脚翘上了办公桌:“有啥要我做的吗?”

展子晨摇了摇头,道:“我还能解决。”

“你就嘴硬吧!”雷沐风嗤笑一声:“虽然咱家在京城没了权,但是还有点残留的人脉。”

展子晨忍不住打击了他一回:“咱们家的权还没放下呢。”

一句话,噎得雷沐风直瞪眼:“好你个展二儿,有你这么亏兄弟的吗?”

“你就不能改改说话的方式?”展子晨笑了,眼里的目光清越温暖。雷沐风瞅了他一眼,知道他确实没恶意,才吐了口气,道:“你不知道老子现在心脏很脆弱吗?”

“脆弱?”展子晨环视他这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你都躺钱堆里了,知足吧。”

雷沐风冲他呲了呲牙:“爷就这脾气,切!”

两个人调侃了一会儿,终于进了正题。

“你说你昨天碰到李二了?”雷沐风皱了皱眉,道:“虽说李家的人不是东西,但是***李二简直就是人渣中的战斗机啦!你怎么跟他起冲突了?”

“没起冲突。”展子晨淡声道:“我们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说话。”

“扯你娘的蛋去吧!”雷沐风嗤笑一声,道:“你骗鬼呢?”

展子晨耸了耸肩膀:“至少我还是以礼待人的。”

辞别了雷沐风,展子晨又了公安部。

这次进去倒是很容易,因为展子晨拜会的是公安部的副部长,金盛。

金盛在不着痕迹地扳倒老黄之后,并没有马上升迁,现任部长是他的老上级,已临近退休之龄,所以金盛虽然性格果敢,但是在升迁一事却是沉稳老练,处处隐藏锋芒,踏踏实实地做好分内工作。

这一点,在温老爷子眼中也是很难得的。

“金部长。”展子晨略带谦逊地问候道。

“小晨啊!坐盛褪去了在汕市时的冷硬,面容上带了一丝笑意。展子晨见他态度略显亲和,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次他来找金盛,是为了刘彦调动的事表示感谢的,千里迢迢的跨省调动,如果在上面没有很硬的关系,是根本就做不到的,更别提刘彦从副局升为辉北市的正局,这半个级别有的人一辈子都走不完,刘彦却轻易地就升了上去,金盛或许只是动动嘴的事,但是对于展子晨来说,这已经是个极大的人情了。

“温老爷子身体可好?”金盛问道。

“挺好的。”展子晨微笑道。

金盛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是展家的子孙,但是经过了历练,现在的他抛去了从前的那些太子气,却没有一丝骄奢之气,起他之前见过的李家兄弟,心胸气度明显又高了一层。但是政治上的事,不是心怀宽大就一定能笑到最后的,所以他虽然心里是亲近展家的,但是在明面上还是保持了一种疏离的姿态。

对于他的态度,展子晨心知肚明,自己羽翼未丰,自然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让这样的高官为己所用。但是在金盛答应他办理刘彦调动一事起,他就知道至少金盛对自己是有好感的。

这样的好感或许来自展家,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自身的影响力已经开始慢慢成型了。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展子晨又隐晦的提及会请母亲代为照顾金盛在港城读书的女儿,金盛微笑点头,这个话题就此揭过。

两个人的会谈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而展子晨在工作时间到访,也没有留给别人猜疑的空间。

告别了金盛,展子晨乘电梯下楼。

中间,电梯停顿了一下,门一打开,外面站着的是却不是别人,正是被展子晨做了手脚弄到公安部来的吴瑞涛。

两人四目相对,展子晨微笑道:“吴处长,好久不见。”

吴瑞涛看着他,有些尴尬:“展书记。”

因为两人耽搁了一下,电梯门很快就要合上了。

“吴处长,不进来吗?”

吴瑞涛犹豫了下,才拾步进了电梯。

“来京城也有些日子了,过得还习惯吗?”展子晨的态度很自然,就像一个上级面对一个很久不见的老下属一样。

“还,还好。”吴瑞涛面色复杂地看着他,他知道自己到京城是这位展书记的手笔,一开始以为是凶多吉少,但是到了部里之后,虽然级别比在下面降了半级,但是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工作部门虽然清闲了些,但是也还过得去。由此,心里对展子晨的怨恨倒也减低了几分,只是现在就让他对着展子晨笑脸迎人,还是有些勉强的。

“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我跟你们部长还能说上两句话。”展子晨似笑非笑道。

吴瑞涛听了这话,心中一凛,展子晨的确是从上面的楼层下来的,而且自己和刘彦的调动事宜,要不是高层点头,根本不可能有这么神速。如此一来,他就有些犹豫了……是向展子晨靠拢呢还是敬而远之呢?

就在吴瑞涛犹豫的当口,电梯已经到了一楼。

叮一声,门开了。

展子晨对吴瑞涛笑道:“吴处长,再见。”

“再,再见。”吴瑞涛想要跟展子晨去握个手,但是他的手伸得太慢了,等他想要跟展子晨示好的时候,展子晨已经转身走了。

“尹志勇说贺光处长来电话了。”展子晨刚出公安部的大门,蒋枫就迎了上来。

“哦?”展子晨挑了挑眉:“说什么?”

“说是今早有个突发事件去了珠市,现在已经回来了。”

展子晨看了看表,嘴角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倒是飞得挺快。”

“书记,咱们怎么办?”蒋枫问道。

“告诉尹志勇,今晚请他吃饭。”

“要特殊安排吗?”

“去吉家老馆。”展子晨沉吟道。

“去那里……”蒋枫犹豫了:“尹志勇能订到位子吗?”

“订位的事我来办,你告诉他结果就行。”

“好。”

到了晚上,尹志勇去接贺光,吕英和毛金朵则跟着展子晨到吉家老馆等候。

一路上,毛金朵的小心思就没有停过,吉家老馆在京城是很有名气的,这个名气并不在于它的菜有多好吃,而是在于它的门槛太高了。

她和尹志勇也曾经想砸钱进去一探究竟,但是一路打听下来,别说订位子了,就连人家的门往哪边开都没有摸清楚。

这一次,展书记在财政部吃了闭门羹的事虽然他们难辞其咎,但是心里也是有些不以为然的,那可是财政部呢,就算他展子晨能在辉北市一手遮天,到了京城这地界还不是一样要低头装孙子?

可是蒋枫打回来的电话却让他们心中悚然一惊,展子晨竟然订到了那家的位子,而且还是特别席,这样的关系网……

就在毛金朵的思索中,饭馆也到了。

蒋枫熟门熟路地将车停好,问展子晨道:“书记,现在就进去吗?”

展子晨点了点头。

蒋枫比他们快走了两步,到一个没有牌子的四合院门口,拉了拉门口的一根细绳。

等了没一会儿,门就开了,一个圆脸的中年男子穿着蓝布褂迎了出来:“哟,小蒋师傅来啦!”

蒋枫赧然一笑:“白师傅好。”

“一看到你我就知道贵客到了,”白光头往后一看,果然看到展子晨在一男一女的陪伴下从容地走了过来。

“展先生好。”

“白师傅好。”展子晨笑着点了点头,道:“一会儿我有个朋友过来,您多照应。”

“好嘞!”白光头殷勤地点了点头,请几位进了门。

看到饭店的人与展子晨如此熟稔,毛金朵的小心思又转了几转。

几个人被安排在东厢的一个包间,热茶和小点很快就送了上来。

吉家老馆是不点菜的,给客人上什么菜色全看当天师傅的安排,不过吉家老馆既然敢这么做,就有它的底气和道理,所以展子晨一众人只是在包间里喝茶聊天,倒省了事先的安排。

“展书记真是神通广大,这家餐馆有的人排上半年都订不到位子呢。”毛金朵起身给展子晨倒了一杯茶,殷勤笑道。

展子晨但笑不语,也不接她的话。

吕英倒是在心中暗暗吃了一惊,难道这藏在巷子深处的小饭馆还是大有来头不成?想到这里,他看着展子晨的目光就有些变了。不可否认,吕英跟着展子晨到京城来是有目的的,一来是想亲近一下展子晨,二来也是想探探这位出身京城的大老板的底。

而现在,毛金朵的一番表现无疑说明了展子晨在京城人脉之深,这样一来,游移的心思渐渐定了下来。

几个人各怀心思地聊了几句,贺光在尹志勇的陪伴下也到了。

握过手,寒暄了几句,就入了席。

吉家老馆的菜色自不必说,在尹志勇和毛金朵的巧舌如簧下,贺光也渐渐放下了矜持,能与辉北市的几位来客说一些交底的话了。

“展书记,不是我故意为难你,”贺光借着酒意说道:“在底下做事也有难处的。”

展子晨点了点头,站起身敬了贺光一杯酒:“贺处长不用为难,我只想问一下,到底是谁在挡路?”

“这……”贺光看了看左右,有些为难。

展子晨看他为难的样子,微笑道:“是不是李……二少?”

贺光吃了一惊,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佩服的神色:“展书记果然聪慧过人,您心里有数就好。”

两个人像打哑谜一样地说了一圈话,在座的都没听懂。

展子晨心里有了数,也就不再公事上纠缠,反而开始叙些闲话,一时间席上倒是其乐融融,宾主尽欢。

一席酒喝下来,展子晨只是有些微醺,神色还很清明。

席面撤了,贺光也不想多留,起身就要走。

“贺处长,咱们请您吃顿饭也不容易,喝杯茶再走吧。”毛金朵娇笑道。

贺光摇了摇头,今天出来跟辉北市的干部吃饭就已经有些冒险了,他是不愿久留的。当然了,能让他坚持着把饭吃完却是因了展子晨的关系,本来是拗不过辉北市方面的邀请,想着自己失礼在先,过来露个面就走人的。但是与展子晨的一番接触下来,发现此人神韵气度都非一般官员可比,心里也就起了结交之心。

展子晨看贺光的神色,自然知道他的顾虑,他微笑着站起身,对贺光说道:“谢谢贺处长能拨冗与兄弟喝这一席酒,别的就不说了,让小尹送您回去,日后有用得到的地方……”

话音未落,贺光就点了点头。有些话不用明说大家心里也清楚,所以他笑着和展子晨握了握手,道:“展书记,再会。”

贺光在尹志勇的陪伴下走了,展子晨并未出门相送。

“书记,咱们不去送送?”吕英不安道。

展子晨摇了摇头,道:“喝茶吧。”

吉家老馆是什么地方,他比谁都清楚,之所以选在这里也是有试探的意思,现在贺光和自己吃过这一顿饭,恐怕那边已经有所耳闻,还是不送的好。

见他神色从容,吕英惴惴不安的心思也就放下了些,正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就见蒋枫推门进来了。

“怎么啦?”展子晨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暖意。

“有人要见你。”

“谁?”

蒋枫附在展子晨耳边低声说道:“李清海。”

展子晨随着李清海的随从穿过回廊,走到隐蔽在花木后的一间厢房里。

“子晨来了?”李清海亲热道。

展子晨点头微笑:“李先生。”

“坐吧,你刚用过饭,在我这儿喝杯清茶如何?”李清海坐在一把太师椅上,用略显轻快地口吻说道。

子晨在他的左手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随从为他倒上了茶。

随从倒好茶就退了出去,展子晨默然静坐,李老大不开口,他也不开口。

“子晨,在辉北市的工作很不好开展吧?”静谧中,李清海打破了沉默。

“还行。”展子晨神色不变,丝毫看不出因为跑部被阻的事有什么为难。

李清海忍不住摇了摇头:“清涛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自从展子晨两口子出了京都后,李清涛也跟变了个人似的,没事儿的瞎折腾,一点都不省心,现在他们李家在京城站得稳当了,李清涛是越发的什么也不管,让他也是既犯愁,又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没关系。”

房间里再度陷入沉默,李清海见他油盐不进的样子,也忍不住一声叹息,这个展二以后绝非池中之物,如果能现在就把他打压下去是最好,可是现在的形势对自己不利,再不情愿也要将展子晨扶持起来。

至于以后……李清海脸上的微笑越发浓厚,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我已经训过小涛了,改天让他给你摆酒赔罪。”李清海笑道。

“不用了,不过是说了两句闲话,我和清涛都不会放在心上。”展子晨四两拨千斤道。

“你太见外了。”李清海叹了口气:“我知道因为沐婷的事你对我一直有意见,不过那到底是家事,男人在外面还是要互相扶持的。”

展子晨点了点头,道:“您说的有道理。”cao滴,他们展家的事儿他当他失忆了?

只是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对李清海的防备更是升高了一层。以李清海的为人,雷沐婷这样的发妻都可以说弃就弃,与这样的人相交无异于与虎谋皮。

“这样吧,我给财政部的贺部长打个电话,明天你去办事让他多照应些。”就在展子晨思绪翻转的时候,李清海又开了口。

“我能应付的来。”展子晨笑着摇头。

“这也是做兄长的一番好意,你就不要推辞了。”

看到李清海一副体恤兄弟的柔和表情,展子晨回以更得体的微笑:“如此,就多谢李先生了。”

两个人微笑着握手,道了再见。

展子晨直到出门嘴角还一直挂着笑意,似乎对李清海的示好很是满意。

然而他的身影刚一消失,李清涛房间的另一道门就被打开了。

“大哥,你怎么对展二这么客气了吧?”李清涛闵瑟阴沉,口气十分不满的哼道,“展子晨把辉北市港的项目弄得很大,你不仅不阻止还要助他一臂之力!你还帮他?!”李清涛看着李清海的目光几乎要烧起来了,他就是讨厌那个家伙,虽然展家倒了让他痛快了一段时间,可是他离开京都后,他却发现生活都因为他而变得空虚了,好像是找不到了目标,而且不久前看到温晴带着双胞胎儿子在商场里购物,那副和乐融融若的景象真是狠狠的刺痛了他,让他的心里好像是倒了一坛子的老醋,说不清嫉妒谁,可是就是心里头空落落的难受,憋屈。

“你坐下。”李清海的嗓音不大,但是却让李清涛乖乖坐了下来。

“哥,展家跟咱家不是一路的!”李清涛提醒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李清海斜睨他一眼,道:“整天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你跑到财政部干什么去了?”

“随便走走。”李清涛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根牙签,垂着眸子,唇边勾着淡笑。

“以后少往那地方跑,有什么事私下里解决,别到外面张扬。”李清海伸手有些无奈又似宠溺的抚眉梢,轻叹道,“你心里不痛快,哥还不知道?哥啥事儿不顺着你?”

清涛偷觑了他哥一眼,眼睛看着门口,露出满不在乎的一笑。

“展二的事也是不得以为之,这次先给他个甜头,他那工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完的,先让他建着,到最后关口收拾他也来得及。”李清海抿了一口清茶,沉吟道:“现在先卖他一个人情,日后再慢慢收回。”而且这次不卖展二人情也挡不住他,还不如主动示好能结个善缘呢。

“哼,他们展家现在这样就是再过十年也不是咱们的对手,为什么要卖人情给他?”李清涛耷拉着眼睛不乐意道。

“你啊!”李清海简直拿自己这个弟弟没辙了。“我现在在南市搞的动作太大,已经引起了上面的注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你懂吧?”

“你的意思是……”

“展二现在在辉北市的气势如日中天,只要把他们展家重新扶植起来,上面要关注的可就不只我们李家了。”他现在在南市搞了一个三年变新天的计划,虽然目的是好的,但是上面有人批评他做事手笔太大太激进,现在把展二拉下水,也有着让展二分担风险的意思。

这边李氏兄弟还在厢房里密谈,那边展子晨已经上了蒋枫的车。

“展书记,刚才……”吕英到了这里才发现自己的渺小了,在京城这个地界,别说他一个地委办主任了,就是展子晨的司机蒋枫都比他见识多得多。

蒋枫在前面稳稳地开着车,一句话都没说。

刚才吕英也试探性的问过他是谁找展子晨,但是蒋枫不知道现在展子晨是什么意思,也就一个字都没吐。

“哦,是李家的大公子。”展子晨漫不经心地说道。

“李大公子?”吕英吃了一惊:“是在南市执政的那位?”那可是省级城市了,以李大公子的年纪坐到这个位置,可是连展子晨都追赶不上的。

展子晨笑着点了点头:“他找我叙叙旧。”

这话一出,吕英的心里已经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了,展书记竟然和李大公子叙旧?难道他……由此一来,吕英看着展子晨的目光又变了几变,再次对自己抱紧展子晨大腿的行为表示了肯定。

等回了华强大厦,展子晨进了自己的房间,才微微松了口气。

蒋枫看展子晨实在是累,笑着对展子晨说道,“书记,我学了些按摩的手法,要不给您试试?”

展子晨一挑眉,也不客气,躺在沙发上,调侃道,“这刘云冰真是上辈子烧了好香,竟然遇到你这样的大好老公,真是给她捡了便宜。”

“呵呵呵,书记,遇到她才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上次回京她还特意学了做饭。”

“她做饭?我看得给你买份保险了,我真怕她不小心毒死你。”展子晨坏笑道,有些不能想象女强人下厨房的模样。

“对了,书记,他找您到底干嘛啊?”

“能干什么?示好呗。”展子晨将头靠在沙发背上,语气中带出了一丝狠戾。

“示好?他?”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

“表面上是这样,不过他的目的我也能猜出几分,只是这个人情呢……”展子晨的嘴角勾起一抹顽皮的笑意:“不用白不用。”

“但是他以后要回报的话……”

“怕什么。他不会对我那么好的,这次过去了,还不定有什么后招。不过**上的事,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只要现在把这个坎过了,日后再想办法吧。”

蒋枫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展子晨从来都是不打无准备之战的,怎么这次这么轻易就过去了?

有了李清海的铺路,事情很快就办妥了。

吕英看着部长秘书笑意殷殷地带着他们办事,几经刺激的心也渐渐地麻木起来,现在他的脑袋里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跟着展书记走就对了,其他的就不要想了。

办妥了事,要请对方吃饭,可是对方却笑着推辞了,展子晨的心思转了几转,也就不再勉强,而是带着吕英回了华强大厦。

刚一进门,就看到大堂的沙发上坐着一名优雅绝艳的美女,却不是温晴是谁。

“老婆?”展子晨故作惊讶道。

“子晨。”温晴笑意盈盈地站起了身,通身的娇养气派,让下来迎接的毛金朵自惭形秽。

“我来介绍一下,”展子晨笑道:“这是辉北市地委办主任吕英,吕主任,这是我夫人温晴。”

“展夫人好。”吕英忍不住弯了弯腰。

“您好。”温晴微笑着点了点头,完美的礼仪风度瞬间折服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是说下午就回家了吗?”展子晨嗔道:“怎么现在就跑过来了?”

温晴挽着展子晨的胳膊顽皮的笑了一声,“给你个惊喜嘛……”

“好了,既然来了,咱们就一起吃顿饭吧。”展子晨笑道。

“好啊。”温晴挽起了他的手臂,看着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展书记,她的心里真是一种说不上的骄傲,听说他过来了,温晴忍不住给他一个惊喜。“前天姥爷和舅舅带着我们去了一家新开的馆子,味道还不错,咱们去那里吧。”

展子晨点了点头,对站在原地的各位笑道:“走吧。”

一出大门,就是一辆闪亮的房车。

司机穿着制服,恭敬地打开了车门。

展子晨与温晴相携而入,上车前给蒋枫使了个眼色。

蒋枫点了点头,开了车跟在他们后面。

温晴和展子晨一上车,就按起了隔绝前后座的玻璃,展子晨与温晴面对面坐着,干柴烈火的腻歪了起来。

而人前领导范儿十足的展子晨瞬间化身成为了一个傲娇卖萌小野兽,戳的温晴真是想狠狠的揉揉两把,在那脸上稀罕两下。

这玩意儿真是比家里那俩宝贝疙瘩还能腻歪。

在京都又留了三天,事情刚一办完就马不停蹄的回了辉北市。

随着财政部款项的落实,展子晨在辉北市的地位也越来越安稳,就算辉北市的大多数干部摸不清展子晨的底细,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辉北市港的项目落实下来,并且资金很快就到位,这绝不是一般背景的人能做到的。

“展书记,有了这个项目,咱们辉北市的经济很快就要腾飞了。”会议桌上,张志敏朗声笑道。

展子晨点了点头,道:“这只是一个开始,要想将辉北市的经济搞上去,咱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书记说的是,”张志敏点了点头,不管他心里愿不愿意,展子晨这次出手确确实实将他震住了,所以他面上笑容不减,继续说道:“不知道这次的辉北市港建设是由政府安排呢?还是对外搞个招标什么的?”

“展书记,我觉得辉北市港的项目非同小可,咱们还是搞个招标会吧?”说这话的,是坐在张志敏下手的一个年轻干部,目前担任辉北市市主管经济的副市长,名字叫夏贵恒。

展子晨将目光转到了夏贵恒身上,这个人是从省委下来锻炼的,年纪与自己相仿,行事倒也颇有章法。

只是这个人用与不用,还要再掂量掂量。想到此,他对这夏贵恒点了点头,道:“这个问题咱们还要再研究研究。”

夏贵恒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他深吸了口气,继续道:“这么大的事,自然要多研究。”

展子晨将在座诸人的神色收入眼底,心里渐渐有了计较。

散会后,展子晨回到办公室刚刚坐下,张志敏就找上了门。

“张市长?”展子晨用略带惊讶的语调说道:“请坐请坐。”

张志敏顺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指着墙上遒劲有力的行书笑道:“书记的办公室就是比我们多了一分文雅,品味不凡啊!”

展子晨摇头笑了笑,亲自为他沏了一杯热茶,边送到张志敏的手边,边笑道:“都是周兵安排的,我也不懂这些。”

两个人明里暗里聊了一些闲事,张志敏一边喝茶一边夸展子晨的茶叶好,展子晨微笑着让周兵给他包了一盒,张志敏满意离去。

等他一离开,周兵就凑上来道:“展书记,张市长这是……”

展子晨摇头失笑道:“出去做事吧,不要管这么多。”

周兵见他什么都不说,只得摸摸鼻子退了下去。

周兵刚一离开,夏贵恒又找上了门。

展子晨看着他略带些急迫的样子,笑道:“夏市长可是稀客,进来坐。”

夏贵恒挨着沙发边坐下,目光恳切道:“书记,我想就辉北市港的事与您谈谈。”

展子晨笑道:“说吧。”

夏贵恒刚要开口,展子晨就举手打断了他,吩咐周兵沏两杯茶进来。

等周兵走后,两人才得以进入正题。

“展书记,刚刚是张市长来找您吧?”夏贵恒单刀直入道。

展子晨点了点头:“对。”

“如果是为了辉北市港招标的事,我觉得您还是请他回避一下的好。”

“哦?为什么这么说?”展子晨挑了挑眉,心说这位夏市长倒是很直接,虽然他心里揣测了一下张志敏的动机,却没想到夏贵恒这么快就将他顶头上司的底牌给掀了。

夏贵恒见展子晨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低声道:“张市长的外甥已经在外面放出话来,说是一定能拿下辉北市港的工程。”

“一定能拿下工程?”展子晨失笑道:“这个事咱们还是举贤不避亲的,只是这位外甥的公司是个什么资质?”

“能有什么资质,不过是个地方性的房地产企业。”夏贵恒摇了摇头。

房地产企业要接手港口建设?这位国小公子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些?见展子晨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夏贵恒又道:“展书记您可千万别小看他,这个外甥在省里还是很有关系的。”

“嗯,”展子晨点了点头,道:“谢谢你的提醒。”

夏贵恒又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展子晨对自己提供的材料并不是很感兴趣,只得悻悻地闭嘴告辞。

“这么说辉北市的环境也很复杂啊。”温晴在机场大厅里托着行李,一边听着展子晨的电话,不禁有些感叹。

“那倒没关系。”展子晨笑道:“至少现在我还是辉北市的老大,他们暂时不敢跟我顶撞的。”

温晴蹙了蹙眉头,“港口建设可是大事,千万不能让这些皇亲国戚给毁了,这次对你来说也是个长脸的事儿,可得多长个心眼。”

“这一点我还不清楚吗?”展子晨捏了捏他的鼻子,笑道:“从财政部定案我就知道这块唐僧肉一定会有人惦记,所以早就做好预案啦。”

“你打算怎么办?”

“全国范围内招标。”展子晨笃定道,露出自信的神采,“招标一定要公开透明,具体的cao作我已经联系了汕市港的党委书记,这个人是国内港口经营的明星人物,他给我提了很多很好的建议,并且几个国内有名的港口建设公司都要过来实地勘察。”

“招标过程一定要小心,”温晴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很多地方的招标都说是透明的,实际上还不是在搞暗箱cao作。”

“你觉得你男人会贪这点小钱?”展子晨傲娇的哼笑道,下巴一扬,要是李二在的话,那绝对要给他一脚丫子。

“在财政部跑来银子不算本事,要是将招标工作真正做到公开透明才是最大的挑战,只是这一次的人选,我还没有确定。”

“你打算找谁?”温晴有些好奇的问道:“我听说小蒋说那俩人都到你办公室了。”

“你消息可够灵通的。”展子晨促狭地笑了笑。

“那是了,我的眼线可多着呢。”温晴垂眸调侃道。

“嗯,你这潜伏工作可要做好,”展子晨暧昧哼唧了几声,又撒娇道,“老婆,你老公……可就靠你的线索了。”

有了工程立项,又有财政部的拨款,辉北市地委一时间热闹起来。

不仅张志敏紧盯着这个项目,更有一些省里的消息灵通人士也纷纷过来打探消息,只展子晨一上午就接待了两拨省委过来视察的人物。

“蒋哥,这次咱们展书记可发了吧?”在司机休息室,张志敏的司机小黄冲着蒋枫挤了挤眼睛。

蒋枫睨了他一眼,道:“怎么这么说?”

“哎哟,这事瞒也瞒不住啊!”小黄凑到他身边,低声道:“看看你老板办公室这几天门庭若市的热闹场面,别说现在这些送礼的,就是日后……嗯嗯?”

看着小黄意有所指的眼神,蒋枫摇了摇头:“展书记不是那样的人。”

“别逗了蒋哥,”小黄一副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的暧昧表情:“你老板能那么干净?”自古政府有工程,就会有回扣这个万年法宝,谁手里有工程,就等于握住了一小座金山,看展子晨吃穿住行虽然不算奢侈,但是小黄可是知道蒋枫经常开一辆国外进口的中型越野车的,要说展子晨不贪,那车是哪里来的?

知道小黄想歪了,蒋枫也懒得解释。

只是……蒋枫轻轻叹了口气,要想把事情做好,谈何容易啊!

招标会开始之前,展子晨与参加招标会的几大港口建设公司的老总进行了简短的谈话。

辉北市港的项目并不是很大,但是胜在有财政部的支持,所以不至于出现资金断层,这样的工程让很多具备港口建设资质的公司非常心动。

“展书记,我们公司曾经承建海城港口的一号码头,工程的质量请您尽管放心,只是贵方的前期工作……”海城港口建设公司的老总康源欲言又止道。

展子晨点了点头,对方这是不放心辉北市的内部工作,生怕在这次招标会上为人做了嫁衣。

“康总,现在我给你任何保证你都会心存疑虑。”展子晨微笑道:“不如你就派人实时跟进这个项目,看看最后结果如何?”

康源听他这么一说,游移的心态反而镇定下来,现在很多地方的官员都喜欢大包大揽,像展子晨这样实话实说的反而少见。

“您说的有道理。”康源点了点头道:“我会派一名高级经理实时跟进这个项目,希望辉北市地委的工作能做到公开透明,我们不怕竞标,就怕不公平待遇啊!”

“这一点地委的同志都考虑到了,我们也欢迎大家监督,如果贵公司在竞标过程中发现有哪个地方做得不好,请一定要告知我们。”展子晨笑道:“我的联系方式待会会让小张留给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随时联系我。”

此话一出,这些竞标公司的老总们心里又拐了几道弯,只是当着众人的面谁也没有表露出来。

结束了谈话会之后,展子晨找来了地委办主任吕英。

“展书记,您找我?”吕英殷勤道。

“嗯,你坐吧。”展子晨合上笔记本,抬起了头。

吕英挨着沙发边坐了下来:“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老吕你太客气了,吩咐可是谈不上。”展子晨起身坐到吕英对面的沙发上,笑道:“找你来是跟你商量一下辉北市港招标的事。”

“招标?”吕英的神色一惊,心里已经转了几个弯,难道……

“对,招标办主任的人选。”展子晨看着他有些窃喜的表情,心中暗暗摇了摇头。

“人选啊……”吕英一听这个话,就知道自己没戏了,他抬起头,看到展子晨似笑非笑的目光,脸上有些窘迫:“这个事,书记拿主意就好。”

展子晨摇了摇头,道:“老吕啊,本来这个事我是想提议由你来做的,只是你和我走得近,咱们也要适当的避避嫌疑。”

吕英刚刚有些失落的心情又重新提了起来,看来书记是把自己当成体己干部使用了,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想到此,吕英的面色略有些激动起来:“既然是自己人,自然要避嫌的。”

“你心里有什么人选没有?”展子晨问道。

“这个……”吕英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有些犹豫。

“有什么就说什么,也不是外人。”

“我觉得夏市长还是比较合适的。”吕英鼓足勇气道。

“哦?”展子晨挑了挑眉,问道:“为什么?”

“夏市长虽然脾气急躁了一点,但是人比较正直,又在省里有一定的关系……”吕英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夏贵恒和张志敏不对眼,至少可以防住张志敏的外甥进来掺一脚。

吕英没说的话,展子晨心里自有计较,他也觉得夏贵恒作为主办人比较合适,但是冷眼旁观下来,夏贵恒这人魄力是有,但是未免有些过于急躁,展子晨怕他压不住场子。

“嗯,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展子晨沉吟道。

英见他没有再谈下去的意思,识趣的告辞了。

“书记,你是属意夏贵恒吗?”蒋枫一边开车一边好奇的问道。

“还没有决定,”展子晨揉了揉眉心,低声道:“夏贵恒这人胜在手底下干净,但是让他一个人去对付张志敏,就有点过于单薄。”

“书记,你要不找人协助?”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展子晨笑道:“现在张志敏也没有搞什么动作,我当然不能搞偏袒,总是保持一种平衡比较好。”

这就是所谓的坐山观虎斗?

蒋枫的心思转了转,觉得这种政坛争斗实在不是自己擅长的,太累人了,还是开车舒心……

自从刘彦来了之后,辉北市公路的乱收费现象已经得到了治理,对于前面的一些政策当然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方式,但是再也不会有交警无故拦车查车了。

“书记,你看来辉北市的车辆越来越多了,跟咱们当初来的时候真是差了好多。”蒋枫看着前面车子的外地牌照,感叹道。

“这是好事啊!”展子晨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笑道:“说明辉北市的环境越来越好了。”

吱!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蒋枫的车与旁边一辆超车的汽车的发生了剐蹭。

“怎么开车的你?!”那辆车的车主气急败坏地跳下了车子,冲着蒋枫大声嚷道。

蒋枫这边的车门打不开,那人直接开了副驾驶的门,伸手就要跟展子晨动手。

展子晨推开蒋枫,从容地下了车。“多少钱?我赔你就是了。”

“哟呵,你还挺硬气!”那人嘲讽地一笑,指着被蒋枫剐蹭过的车子叫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知道爷这车值多少钱吗?”

“一百三十万。”蒋枫跨过档杆,下了车,看着带翡翠戒指的男人说道:“修理费顶多四万块钱,我赔你就是了。”

“赔我?”男人冷笑一声:“你这是故意肇事!那点钱就想打发我?”

“那你要多少?”展子晨也不耐烦跟他争辩了。

“二十万,差一个子都不行。”

你怎么不去抢啊!蒋枫这么好的脾气也被他气到了。“报警吧。”

“报警?”男人听了这个可是乐了:“这可是你说的。”

两辆车堵塞了交通,很快交警就赶了过来,拍了照,做了事故认定,两方人马都进了交警队。

“哟,柴少,怎么有空过来啊?”刚进大门,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迎面走了过来。

“别提了,今儿太晦气了,你看这俩人把我车撞的!”

“今天我值班,到我办公室坐坐?”

“行啊,”男人点了点头,道:“跟你底下人说说,该怎么办怎么办。”

领导模样的人会意地笑笑:“这还用你说。”

男人进了楼上的办公室,展子晨和蒋枫却被带去录口供。

“他上面有人啊!”交警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有什么人?”展子晨在后面静静地听着,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你不知道吧?”交警小声道:“这位柴少是咱们市长的外甥,你们啊,低头认个错,赔款往下降降就算了。”

“该我们承担的责任我们一定承担,但是不该承担的我们一分钱都不会多拿。”展子晨一字一句很清晰的说道。

“这……”交警一副你怎么不知好歹的无奈样子,没好气道:“这我可就管不了了。”

最新小说: 邪天尊主 倾世凰华 三世怨 灵希传 神奇宝贝降临之成就系统 西游宝妖之绝世驴途 系统之位面共主 末世元灵 我当捉鬼先生的那几年 邪魅小师叔:诱夫进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