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动小说阅读 > 仙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八十章 敖丙起杀心

第六百八十章 敖丙起杀心(1 / 2)

南赡部洲,朝歌城。

周天轮转,夜幕星辰,华灯初上时,帝辛坐在九人抬着的宝座上,面带倦容地离开了大王殿。

近来,诸侯反弹越发激烈,大商军力充沛,但已有颇多隐患。

八百诸侯反了一百,倒也算在预料之内。

毕竟自己几道王令下去,将半数诸侯都已逼上了一条路径,要么对寡人的大商继续臣服,要么就自己造反,被寡人的大商打到臣服。

太师所言,让寡人暂时放缓对朝中权贵的逼迫,以减缓此时面对的压力……

太师总归是太过稳健,偏于保守。

变革当流血;

革新辅重刑。

大商基业至今日,已是有太多问题、太多沉珂,若不能快刀斩下去,只会空做无用功,反而会让大商陷入被诸侯联合挟持的境地,亡国数十载之间。

而今,改革已是初见成效,商地越发繁华、百姓对奴隶也开始接纳与同化,虽然还有漫漫长路,但只是这般国力,已足以震慑群雄。

姬昌被囚,南伯侯已死,北伯侯已被寡人驯服,只剩八百诸侯之长,自己王后背后的大树,东路、姜家。

这姜家……哼!

以国丈自居,凭鲁地殷实,暗中支持众小诸侯作乱,表面上又与寡人为善,借此沉醉于自己所为的名望之中。

想做寡人大商之外的无冕之王?

未免也太小看寡人之志……

“大王。”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轻唤,让帝辛自思索中回转。

车架已停了下来,前方不远处,一名身着华服的美妇人,带着不少宫娥随从向前,对帝辛缓缓行礼,柔声道:

“大王。”

帝辛抬手示意,宝座被缓缓放下。

但帝辛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淡然道:“王后为何在此?”

那妇人自是姜王后,帝辛还是嗣子时就已成亲。

似乎感受到了帝辛的冷淡,这妇人幽幽一叹,低声道:“大王,我已备好了晚宴,想请大王去宫中一叙。

大王每日为国事操劳,我也不知该为大王做些什么,只想为大王排忧解难。”

帝辛皱了皱眉,“寡人已与美人相约。”

“大王,您偏爱妲己妹妹是否有些太过了,”姜王后叹道,“您是一国之君,更是我们姐妹几人的丈夫,我们不求大王您能雨露均沾,但也当顾念夫妻情分,莫要这般冷落。

而今朝中盛传,言说苏贵妃有害于国君,我为王后,当为此事提醒大王……”

帝辛缓缓后仰,魁梧的身形陷在宝座中,双目如两片深渊,左手托着脸腮、中指抵在发髻边缘,嗓音虽清淡,却透出一股莫名的威严。

“你在教我做王?”

姜王后浑身轻颤了下,连忙后退半步,对帝辛低头欠身,“大王恕罪!”

“寡人是王,你才是王后。”

帝辛抬了抬手指,宝座被九名力士缓缓抬起,朝深宫而去。

那姜王后的身影静静站在那,双眼缓缓闭上,左手紧紧攥着右手,指节有些发白。

妲己!

你等着!

……

天庭,太白宫。

“师兄,喝茶了~”

轻声的呼唤中,灵娥端着茶杯飘然而来。

这小小长生仙娥,今日好不容易得见李长寿在外面活动,立刻施起了淡淡的妆容、换上了浅草淡绿的流苏长裙,梳起了别具心裁的巧云鬓,端着茶水笑嘻嘻地凑了过来。

有混沌钟钟灵的提醒,她倒是知道,自家师兄现如今正在安排大劫的关键时刻,自己不应让师兄烦心。

但换个角度考虑,人在疲倦的时候,也最容易与身边人拉近距离。

给师兄加把劲,让他放松放松,是立志摆脱小师妹标签的小师妹分内之事!

草屋中,李长寿抬头对灵娥笑了笑,继续低头看着面前的铜镜。

灵娥有些纳闷地凑到近前,收拢裙边、并着纤足,静静凑到了师兄的蒲团旁,张望着铜镜中的画面。

那是一处后院,有个穿着短衫短裤、扎着两只丸子头的灵秀孩童,正缓缓伸着懒腰。

“小哪吒这么大啦?”

灵娥轻声赞叹着,立刻忘记了自己来时那严肃的使命感。

“这才几年,都有小大人的样了呢!”

李长寿含笑点头,温声道:“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吧,虎头虎脑的,不过女孩也挺好的,可以各种打扮……呀!”

灵娥禁不住轻咬了下嘴唇,小声嗔道:“怎得一不留神就开始说这些,人家总归也是、也是会害臊的。”

李长寿不由笑眯了眼,端来凉茶喝了口,倒是意外的甘甜。

“师兄,哪吒现如今煞气怎么样了?”

“他如今已是能通过情绪和潜意识掌控煞气,距离完全掌控自身煞气已是不远,”李长寿话语一顿,随之轻笑着摇摇头。

李长寿温声道:“哪吒此时若将煞气完全释放出来,已非普通金仙可制。

仔细想想,这确实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虽然有灵珠子时期的积累,又有怀胎时我为他提供的无尽灵气,想必背后也是有天道在推动。”

灵娥:……

“现如今都可以直接提及天道了吗?师兄你性子啥时候改了?”

“嗯,”李长寿笑道,“咱们还未成仙时,想到的是如何活下来,自是每日都要面对生存危机,想着自己若不小心被大能一脚踩死,该是何等倒霉。

那时,谨小慎微、不参与任何因果,是最稳的路径。

一步步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凡事周全、向上接天道之令、向下推天庭之威,让自己置身于天庭兴起的浪潮中,这是最稳的路径。

而今,天道为了推动大劫不顾一切,为了维护原本的大劫路线直接出手干预人皇之事。

我需明自身立场,以均衡为名、凝人族意志,对天道适度的表示强硬,在天道无法抹杀我的前提下护住你们,这是如今最稳的路径。

傻丫头,万物万事都在不断变化,无论是过于保守、还是过于浪荡都是取死之道,只有因时制宜,才是最后脱离这棋盘的路径。”

灵娥眨眨眼,有点听不懂呢为啥。

境界吧,果然是自己境界不够吧。

“好了,你在这看着,”李长寿笑道,“我心神挪去纸道人那,这位小将军又要出去巡查治安了。”

灵娥轻笑了声,主动靠过来挽住李长寿胳膊。

趁着师兄心神挪开,偷偷占点便宜什么的,倒是完全不用担心会太过羞涩呢。

铜镜内,正要出门的小哪吒,背后又出现了那道熟悉的人影,自是高级家丁王长安。

铜镜镜面微微震动,还传来了高还原度的对话声:

“三少爷,今天出门,您打算去哪呀?”

“随便逛逛。”

小哪吒老气横秋地道了句,伸了个懒腰,手上的铜镯、金镯发出几声清脆的碰撞声,些许灵光随之迸发。

言罢,他背着小手、昂首挺胸,走的那是一个虎虎生威、威风八面。

正此时,后院传来一声:

“别贪玩回来太晚!”

小哪吒顿时缩了缩脖子,扭头喊道:“知道了!娘亲!”

而后快步而去,感觉相当丢面子。

李长寿含笑跟在后面,手里提着一袋金银,防止哪吒不小心拆屋拆墙,及时给凡人补偿。

此前那种大笔挥洒金银的手法,已被殷氏严厉制止,虽然当时李长寿很想说一句……

又不是花你们总兵府的!

淡定,淡定,殷氏也是怕哪吒养成不好的作风。

刚出门不久,一声声‘三少爷’的嗓音就从各处传来,小哪吒颇为老成地点点头,迈着陈塘关老干部的步伐,行走在众人仰慕的眼神中。

城中百姓如今见了小哪吒,就如见了福星一般,恨不得上去抱上一抱。

也并非为了金银财物,主要就是想沾沾福运。

最新小说: 往世书 海贼之赤焰剑豪 强势毒宠:小老婆,不准逃 仵作攻略:黑化大佬心尖宠 都市最强神职系统 白马修真记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Moba:峡谷正能量 阎九 萧萧陌路